从四大金刚到国产航母 看中国海军隐忍与奋斗

辈宠网2017-02-0614:04:45
图1/7

  “国产航母主船体合拢成型”,10月27日,来自国防部的这条短消息让无数国人心潮澎湃。

  大国巨舰,是这个国家和她的海军不懈追寻的理想。

  从1954年“四大金刚”的时代开始,我们的“巨舰梦”就交织着眼泪与热血,隐忍与奋斗。

  图2/71949年10月1日,开国大典上的海军官兵。

  1、空白

  从1949年到1954年,是人民海军最艰难的创业时期。

  1949年10月,第3野战军在金门登陆战遭遇惨败,事后分析原因,没有海军的护航编队和运输编队是重要原因。

  1950年3月,新上任的军委海军司令员萧劲光视察威海,由于没有舰艇,只能租渔船渡海。

  1950年6月,国民党海军布水雷封锁长江口,海军由于缺乏专业舰船,扫雷工作进展缓慢,周总理甚至捎话过来问:“海军到底行不行?”

  1950年12月,海军司令部向周总理打了一份报告求援,为的仅仅是用于青岛航校建设的一段1500米长的排水管……

  真的是一穷二白啊!当时,人民海军能称得上军舰的舰船仅有几艘,剩下的百余艘小船小艇破旧不堪,型号不一,光主副机的机型就多达300余种。

  军舰所需要的专业人才更是匮乏,华东军区海军的5776名干部中,有5114人是初中以下学历。

  人民海军急需现代化的军舰和人员培训!

  图1949年侵入长江水域,而遭解放军炮击的英国军舰紫石英号。

  2、购舰

  原本,人民海军可以更早一点购得国外军舰。

  1950年初,提出“建设亚洲最强大海军,准备解放台湾”这一战略目标的人民海军,与英国谈判,将购买48艘拆除武器的退役舰船,并同时订造多艘大型战舰。不料,朝鲜战争爆发,联合国对新中国实行武器禁运,这一计划随之耽搁。

  从1952年开始,人民海军启动了购买苏联军舰的谈判,然而对方拒绝出售驱逐舰。随后,毛泽东两次致电斯大林,请求售舰事宜。1953年初,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率团赴苏联会谈,并于3月12日电告司令员萧劲光,苏联人出售的都是“破铜烂铁”,而且要价奇高。4天后,萧劲光回电:“破铜烂铁也要!”

  1953年6月4日,中苏签订“海军订货协定”,以相当于当时17吨黄金的高价购得4艘即将退役的07型驱逐舰,以及部分武器装备和相关技术支持。

  无论如何,我们终于有像样子的军舰了。

  图07型驱逐舰交接仪式。

  3、入列

  1954年,是人民海军发展史上特别重要的一个年份。

  随着朝鲜停战协议的签订,人民海军由北向南发起收复沿海岛礁、清缴海匪的战斗。同年,第一支驱逐舰部队和第一支潜艇部队也相继成立。

  1954年10月13日,两艘07型驱逐舰抵达青岛军港,并分别被命名为“鞍山”舰和“抚顺”舰。中国水兵第一次见到了属于自己的2000吨级战舰,并开始了向苏联海军全面学习的时代。

  1955年6月28日,另两艘07型驱逐舰也抵达青岛,分别被命名为“长春”舰和“太原”舰。至此,“四大金刚”入列完毕。

  购舰难,驾驭起来更难。

  07型驱逐舰编制240人,但是为了尽快培养骨干,每艘战舰都配备了290人左右。舰上生活设施简陋,两米高的住舱吊3层铺,人均面积不足1.7立方米,夏季舱内温度超过40度,官兵难以入睡……

  而随着半年之后苏联水兵归国(仅留部门长以上军官),海军官兵只能争分夺秒地学习专业技能,争取早日迎接大海的洗礼。

  4、考验

  “四大金刚”顺理成章地成为当时人民海军水面舰艇的“当家花旦”,为新中国海军培养出了第一批现代化的驱逐舰人才。在1971年051型驱逐舰首舰服役之前,海军大型舰艇人才的培养工作几乎全在这四艘战舰上完成。

  1959年4月,“四大金刚”编队南下,赶赴舟山群岛参加了以解放金门为假想目标的两栖演习,这是我们第一次实验了驱逐舰同陆军协同作战的海上战法;

  1962年4月13日,“鞍山”、“长春”、“太原”三舰结伴出击,在青岛外海驱逐了对我实施抵近侦察测美国驱逐舰“狄海文”号。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外海驱逐了来犯的外国战舰;

  如今常有人在网上指责说,“四大金刚”在那个年代都没有参加人民海军的任何战斗,是“失败的军舰”。如果认真了解那段历史就会明白,“四大金刚”是人民海军必须保有的大型舰艇的“血脉”!

  没有参加一次海战,却超期服役到90年代初(1992年4月24日,鞍山舰退役),带着遗憾更带着骄傲,人民海军第一代“四大金刚”谢幕。

  图6/7

  5、致敬

  第一代“四大金刚”之后,人民海军先后迎来了以四艘“现代级”组成的第二代“四大金刚”;以052B和052C战舰组成的第三代“四大金刚”;以全新052D组成的第四代“四大金刚”。

  “金刚”迭代,深蓝潮涌。如今“下饺子”般入列的中国战舰已经不足以用“四大金刚”的方式归类,回望那延续近40年的老“四大金刚”的年代,怎不令人感怀。

  最后,海苔哥想把鞍山舰退役时,鞍山舰最后一任政委曲卫平的告别演说,抄录一段给大家,以此致敬那个倔强前行的时代——

  “……作为鞍山舰的最后一代舰员,我们都曾风雨同舟、患难与共。在风浪的洗礼中,在广阔的海洋上奉献青春、播洒着理想。战位上、舱室里留下过我们无数的足迹和汗水;甲板上,军旗下,我们迎来了多少次初生的太阳,当我们即将告别这熟悉的一切,向鞍山舰上的军旗敬最后一个军礼的时候,我们的热血哪能不沸腾,我们的心情哪能平静……”(作者署名:当代海军 微信号:ddhjzz)